高盛资本操纵铝价的全程经过

 2021-03-15    171  

过去十年,油条的价格翻了四倍,牛奶和矿泉水都上涨了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百,可是同为饮料的可口可乐却几乎没有涨过价。


有人研究过,从一八八六到一九五零年代,美国从美西战争打到一战、二战。中国经历了从光绪亲政到新中国成立,可口可乐硬是一分钱没涨,这已经被很多经济学课程当成重点课题。但是在二零一一年夏天,可口可乐公司却突然宣布要调高旗下饮料售价约百分之三到百分之四,原因是罐装原材料铝的价格上涨。同时可口可乐向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投诉:大投行高盛集团及其他大型金属仓储运营商,涉嫌在公开市场靠囤积操纵全球铝价。明明铝库存连年增长,可国际铝价却反而大幅上涨百分之十三。这明显违背了正常的市场供需逻辑。直到两年后,媒体才揭露这一切背后的真相。


大投行高盛通过层层收买和精心设计,在信息本应通畅发达的二十一世纪,人为地制造了一场老掉牙的靠囤积居奇来操纵市场的故事。通过操纵铝价,高盛血赚超过五十亿美元。这一切源于美国的次贷危机。二零零七年八月,美国次贷危机蔓延至债券市场、股票市场和其他信贷市。场形势危在旦夕,美联储紧急降息进行干预,但一切都晚了。一年后,百年投行雷曼兄弟,倒闭引发的连锁反应,让次贷危机迅速演变成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紧接着伴随着美联储一系列史无前例的量化宽松政策,美林被美国银行收购,贝尔斯登被摩根大通收购。整个行业格局遭到了重塑。高盛和摩根士丹利转为银行控股公司,独立投行开始向全能型银行转变。拿到了大量低息资本的投行们,开始在市场上寻觅合适的收购对象。而另一边,在危机阴影的笼罩下,实体经济遭到重创,拖累了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步入低迷,许多有色金属的生产厂家只能无奈将产品囤积起来,等待时机好转。嗅觉灵敏的高盛马上察觉到这里面隐藏的商机。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高盛斥资五点五亿美元收购了梅特罗。梅特罗是美国最大的老牌金属仓储公司,旗下管理了数十个仓库,聚集了全美国百分之八十五的铝库存。收购完成之后,高盛擅长的各种骚操作也开始来了。高盛操纵股价并爆赚五十亿美金,背后却只是一场老掉牙的、靠囤积居奇来操纵市场的故事。我们都知道,在供需关系中,谁占上风谁就有议价权。在收购了老牌金属仓储公司梅特罗之后,高盛第一件事不是让仓库里的铝流动起来提高周转率,而是玩了一招反其道而行之。既然市场上供过于求,那我就干脆囤起来不供了,人为制造一个供不应求出来。在梅特罗位于底特律郊区的一个仓,单个重达半吨的铝锭落成了,一堆堆五米高的小山。在高盛接手之前,这里的铝库存仅为五万吨。到了二零一三年,也就是高盛接手两年多后,这个数字变成了一百五十万。而类似这样的仓库,高盛在底特律地区还拥有至少二十七个,储存的铝锭,已经占到了市场总额的四分之一。根据监管者伦敦金属交易所规定,所有金属不能永久的存放在仓库中,它们必须流动起来。按照梅特罗的库存量,每天必须有三千吨以上的铝锭要被运走。但这个规定有个漏洞,你只规定了运走,却没规定要运到客户那里。于是高盛又玩起了一场旋转木马的游戏。调查显示,虽然高盛每天都按照规定将铝锭运了出去,但九成以上没有交到客户手里,而只是转移到了另一家高盛控制的仓库,说白了就是左手倒右手。不仅如此,在拖延出库时间上,高盛也下足了功夫。在底特律的仓库间里,流传着一张奇怪的工作排班表,大部分叉车每天只被安排一轮班次,一天里面至少有半天以上的时间是闲置的。这一系列拖延症举措确实起到了预期的效果,在高盛买下梅特洛之前,铝材从客户购买到交付的平均等待时间为六周,而到了铝库存翻了三十倍的二零一三年,这个等待时间反而延长了二十倍,超过了十六个月,市场顿时供不应求。根据规定,客户是需要为等待期间产生的仓储成本付出租金,这意味着等待的时间越长,仓储费就越高。这成为了高盛囤积铝材的第一个利润来源。仅底特律地区的铝库存一年就能为高盛贡献超过两亿美元的收入,但这只是高盛操纵率库存利润的冰山一角。


高盛通过对铝库存的左手倒右手,铝价也如高盛所预期的那样出现了大幅上涨。而铝作为重要的工业原材料,又是可以在期货市场上进行交易的大宗商品。把它当成股票来看的话,当时的高盛已经具备了操纵股价的能力。作为投行的高盛,一边控制着铝库存左右着铝价,一边又在金融市场通过做多或做空铝的期货合约来套取巨大的利润。到这里,明眼人都应该看出来,这不就是变相的内幕交易吗?有人该问了,一个顶级投行居然能在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明目张胆的干着这么龌龊的勾当,难道就没有人管吗?还有没有王法?伦敦金属交易所简称lme,就是本应对这种行为进行遏制的监管者,只是这家监管了全球超过七百个仓库的大宗商品交易机构,并不是一个合格公平的仲裁者。一方面,lme并非完全中立或者属于某个政府机构,它的股权过去很长时间都被其成员联合持有,这里面就包括高盛、巴克莱和花旗等。另外一方面,因为客户缴纳的仓储费有百分之一会上交给lme,是lme的重要收入来源。这意味着等待周期越长,lme就能获得越多的收入。这就像一个上市公司把本该规范市场交易行为的证监会给收买了一样,要lme去阻止自家股东钻规定漏洞的不法行为,本身就是一件吃力不讨好还砸饭碗的事情。


然而类似的事情不只发生在驴身上,在次贷危机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从小麦、咖啡豆,从到最重要的石油,美国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充斥着类似的坚守自盗的现象。摩根大通就曾被指控操纵油价,羊毛出在羊身上,虽然可口可乐们抱怨不止,但真正为此付出代价的却是普通的消费者。在二零一三年,美国人每喝一罐可乐就有零点二美分落入高盛的腰包,而每加满一次油,就有十美元落入小摩们的腰包,仅仅操纵铝价这件事情就对高盛最终带来了超过五十亿美元的收入。二零一四年,姗姗来迟的美国参议院终于发布了一份长达三百九十六页的报告,指责华尔街银行高盛集团、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通过操纵大宗商品价格谋求私利,给行业和金融市场带来不稳定的风险。


一个月后,高盛宣布已将旗下金属仓储业务梅特罗出售,并借此摆脱了备受争议的铝价操纵风波。至今仍没有公开信息显示高盛是否为其操纵市场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从这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出,资本在操纵市场方面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为了最大限度获利,没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而当监管机构和牵制第三方都被利益所绑定时,资本的恶则会突破我们的想象。以刚过去不久的游戏驿站gme为例,当散户们抱团对抗资本赢下第一回合时,资本是怎么做的?关闭散户的交流平台,禁止股票的正常交易,这些行为被形容为拔网线、删代码、关服务器,资本只允许自己获利,而当普通人动摇了他们的利益时,他们应对的做法就是掀桌子、随意改变规则。


资本没有善恶,但人性有。当资本不受控制时,人性恶的那面就一定会是资本的样子。


原文链接:https://www.lvbancai.com/post/21.html

=========================================

https://www.lvbancai.com/ 为 “铝板材网”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